1. 主页 > 综合技术 >

短视频行业没有新鲜事:一位影子账户“管家”的自白


编辑导语:什么是影子账户?这类账户在短视频行业中十分常见,某种程度上,它是视频产品冷启动阶段的有效助力,而爆款内容被迅速复制的背后,也少不了这一类账户的身影。本篇文章里,作者对影子账户这一现象做了解读,一起来看一下。

短视频行业没有新鲜事:一位影子账户“管家”的自白,店家网

在短视频行业,有一类重要的角色——影子账户,始终无处不在。

人们时常会在社交媒体、短视频平台中见到这样的景象:一条3分钟以内的视频在某个平台爆红后,短短几小时后,几乎所有平台上便充斥着相似的内容。而且细心的观众甚至会发现,视频底部的介绍(描述)也几乎一字不差地采用援引。

类似这样的瞬时C&P(复制与再现),究竟是如何运转的?视频平台是否可以看到火爆的内容就随意取用并转载?为何相似的内容会在不同平台上频频出现?所谓的爆款内容又是如何被迅速炮制的?

一、以假乱真的“Shadow Account”

对于这个行业内的“怪现象”,曾在某视频平台从事影子帐号“管家”的王乐乐(化名),道出了个中奥秘。

在一线城市的某创意园区办公楼内,接近60名负责内容运营的工作人员正在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,不同页面(国内外短视频平台)里不断跳出来的弹窗和画面正提醒着他们——观众看到的一切由自己来决定。

在短视频(社交媒体)行业里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,被内部人员称作:“Shadow Account”,也被外人戏称为“影子账户”。这是一些受众看不到的帐号,但它始终存在。

影子账户是什么?

在大多数UGC(用户生产内容)的互联网平台上,(淘宝开店要多少押金),用户会被分为自然用户和影子账号:自然用户一般仅占25-30%左右。在这些视频平台或者社交网络上,衡量一款产品价值的标准叫在线时长,就是一个人每天多少时间用这款应用,而影子账户的存在便是确保用户在线的相对保障。

影子账户又被区分为“内部影子”和“外部影子”。这里的“外部”是指其他平台类似的产品内容,比如视频行业的Instagram、YouTube等。“内部”则是视频平台在不同地区的内容“循环使用”,比如某视频平台的国内同事觉得海外版的一个账号内容不错,就复制过来——这几乎是大部分互联网视频平台会用的套路。

影子账号去复制“火爆内容”大致有三种方法:第一种是账号直接复制,原账号及内容会直接复制成另一个影子账号;第二种是将一个原账号内容分散至其他不同的伪帐号;第三种是集合同类型内容再制作一个伪账号。

这些影子账号的运作并非“完全无法察觉”。据《国际金融报》报道的一则消息:2018年,一个名为“乎睿数据”的团队发现在线旅游平台马蜂窝的数据异常,该团队通过抓取大众点评、艺龙、携程等网站(内容)与马蜂窝进行对比,在马蜂窝上发现了7454个抄袭账号,这数千个账号合计抄袭了572万条餐饮点评,1221万条酒店点评,占马蜂窝官网声称总点评数的85%。

“其实这个事情太常见了,大家用爬虫技术建立影子账号(Shadow Account)抢用户,互相爬来爬去,已经是一个业界潜规则了。”王乐乐说道。

视频平台的后台运维起来很复杂。作为内容运营人员会有自己单独的操作页面,有相关账号所对应的标签,比如:动漫、搞笑、音乐、电影等等。几乎可以看到,平台覆盖的所有视频,旁边都会分出内部影子、外部影子。工作人员可以全选视频,直接点击生成一个影子账号,每一个视频又可以再编辑——换音乐、背景、重新编辑描述,以及为账号上传头像。

运营人员会每隔一段时间会更新所需要的视频和所属账号,随后技术人员便会即时响应,爬取内容。“在批量复制和搬运前,这些视频会先被系统过滤,去掉原平台logo,以及过滤一些敏感的内容,”王乐乐对懂懂笔记表示。

在短视频行业,很多人都在做着这样的工作,(拼多多流量多少钱),这就是视频生产的一个大车间。“这在视频产品冷启动时期是常用的方法,从最开始就会创造出一种热火朝天的景象。而平台的增长,就是通过这些方式吸引用户,让自然用户的比例增大,而影子账户始终存在,”他补充道。

王乐乐指出,公司内部会对运营部门有着相应的KPI,优质的运营一天要做500-700个“原创”视频,甚至很多内容可能都要再编辑,换个封面、加个标签。在后台,可以看到所有的操作信息和视频所有的数据。

短视频行业没有新鲜事:一位影子账户“管家”的自白,店家网

王乐乐在两年半前刚入职时,有过一次印象深刻的“经典操作“。彼时一个日本用户在Instagram上发布了自家宝宝男扮女装的视频,由于孩子相貌可爱,在海外网络上很快就火了,之后连表情包都在微信上被疯传。

当时还是操作员的王乐乐第一时间将其标记,并提交给了技术人员,经过了爬虫复制和音乐再编辑后,就变成了公司某视频账户上的内容。而这个被复制的内容下也会有很多评论、点赞和转发,(抖音直播怎么赚钱),有一些是机器操作的,还有一部分可能是真人——因为大家会以为这个账号是真的。

在他看来,无论一些突然火起来的博主还是被点赞超多的评论,外界都不会知道账号背后的控制者是谁——也许是机器,也许是运营人员,也可能是这个平台上真实的自然用户。

“评论是这样做的,如果是直播内容,我们会提前写好,团队10几个人,一人写个100-200条,直播时直接通过后台上传进行操作。”王乐乐笑着说道。

长年积累的工作经验下,(快手运营技巧及实操课程),王乐乐认为很多用户其实并不抗拒自己的账号被复制,因为脸是不变的,无论哪个平台,观众都会看到视频中的那张脸。

去年,《2021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》和《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(2021)》接连发布,《新版《细则》第二十一条特别指出,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、改编电影、电视剧、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。这些新规对于王乐乐的工作而言,也带来了新的变化。

“我们听到的风声,相比外界更早一些,随后内部就进行了调整,不去复制那些很火的账号内容,而是找一些中部偏上或是中等质量的。没太大影响力又有一小批粉丝的18线网红(视频内容)是最容易复制的。如果他们发现了,没有异议就OK,我们不会主动去说,有异议的就去投诉吧。”面对行业的调整,王乐乐显得云淡风轻。

二、你看到的都不是偶然

那一些所谓爆款(短视频)是怎么突然走红的呢?运营人员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?

一个短视频发布之后,按照系统的设定,内容会先进到一个大的流量池,然后面临运营的审核。通过审核的就在流量池里等待被“热词”、“热门事件”激活并慢慢攀升,(什么叫快手运营),到达热门的位置。运营人员如发现它热门的原因是某些不利因素,会将其重新放回到流量池里,如果觉得它没有攀升的潜质了,也会被放回去。

这里面其实还衍生出来一个精品池的概念——是系统开发时为运营人员提供的便捷操作方式。如果来了一位新注册用户,打开短视频应用后看到的——基本上全部都是热门视频里的爆款内容。这些内容的点击和观看量不一定是真的,它可能是运营提前规划好的,也可能是发布前在精品池内被设定的。

“短视频的曝光率是除了平台内部人员之外,所有人最关心的重点。而且……这部分也是操作最容易的,”王乐乐表示,“无非就是买供应流嘛”。

增加曝光在国内外视频平台都是可以由后台来运作,哪怕是增加了1万的流量,一个视频在整个供应流里面的排序就会陡然靠前。

“以Vimeo为例,每一条视频其实都可以通过供应商拿到供应流的价格,甚至有些国外的视频网站还会让发布者自行在发布后点击购买。”王乐乐所描述的这类方式,其实就是圈内曾经广泛采用的位置竞价模式。

而目前的供应流,一种是每条信息的位置都有固定价格,需要广告商对位置竞价;另一种则是根据用户的注册信息进行评估,如会喜欢看什么、哪一类形式等,根据用以前喜欢什么视频推荐,或是内容运营就是觉得这个视频好,想让用户看到,加大曝光然后把它插到用户的供应流里面。另外,使用平台自己的软件进行后期制作的视频内容,获得的曝光会更高。

比如某个突然爆火的神曲,它要成为流行的前提,(晴隆网站快速排名),就是很多人跟风或模仿。对此,视频公司有专门的研发部门(人不多但专业底子深厚),他们的工作就是研究音乐库,判断哪些歌曲会给人的情绪带来怎样的波动,怎么影响人的心理;或者考察某些歌曲的曲调和节奏,与以前的流行歌之间有没有相通之处,来判断这首歌曲如果被接入到平台,成为人人都可以用的背景音乐(BGM),有没有可能火爆?这些,都有一个非常完备的流程。

无论怎样,在流量为王的时代,曝光始终是一种最简单的商业行为。王乐乐透露,个人购买曝光或许不太常见,但对于企业而言,几乎每个大厂的PR、广告部门都要学会这种技能。

“企业都会需要这些手段,广告公司一般和客户签订的宣传内容(物料)也都需要进行传播,一传播就需要费用。对此我们会把影子帐号刻意的植入,复制需要宣传的内容进行二次全网传播。”王乐乐透露了这样一份收费单,(华城网站快速排名),“很贵很贵”的收费单:

短视频行业没有新鲜事:一位影子账户“管家”的自白,店家网

视频平台内运营的主要工作,就是评估网站视频内容里,有哪些是应该加精品然后放到热门或者首页,哪些应该让它自然增长,哪些是可以推给销售做广告曝光。运营人员决定了视频的曝光率,而观众看到的“火爆”也就不是偶然了。

王乐乐回忆起2021年几个爆火的短视频,例如靠“牛马论”传遍全网的“大猛子”,靠印度路边美食走红的“刘墉”,(闲鱼流量暴增系统算法模式),他们都曾被“影子帐号”盯上过,为此他也会时常陷入反思,“虽然我身在其中,但是这样变相的Copy对于从业者来说,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。”

而且,有一些短视频能带来巨大流量的原因,不是因为这个内容有多厉害,(抖音直播需要几个手机),而是它很“无趣”。

“对于张同学的爆火和后续的被点名,我一点儿都不意外。早在去年初我就扒过一个建筑工地小哥的健身视频,特别火,但你会发现他身上所有的劳保装备都是不合格的,工地也很乱;还有一个农村的小男孩,他用捡来的所有废品给自己搭了个架子鼓,演奏起来还特别酷;还有一群农村孩子搞乐队的视频内容,也特别火,但都是‘老视频’内容了,所有的火爆似乎最终都指向了农村。从这里你就能看出来,整个行业内容抓取的逻辑是什么。”

王乐乐坦言,作为行业中较为的视频内容平台,在拥有内容的控制权后,基本上就是游走在Copy的边缘,“这算是大平台的运营手法吧,所谓UGC,(抖音上热门最少多少钱),哪有这么多的牛人天天去做内容呀?”

三、尾声

时间倒回2013年,那一年“苏珊大妈”由于在英国达人秀中的出色表现而被全球观众认识,随后的几年她的演唱视频传遍了全网(各种版本、各种剪辑、各种模仿版本)。

“其实,那个时候就有了(影子账户)。只是那时候的影子账户更真实,现在更加隐秘。只要我们仍然需要流量,这样的Copy帐号应该就会一直存在。”王乐乐如是说。

柏拉图说:人人生而不出洞穴之外,我们所见皆是洞穴上的火光倒影。

由此,人们本希望借助视频内容的媒介效应,打破自身周边的“洞穴局限”,透过他者的视角,去看到更大的世界和更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,“但如果所有平台都在Copy,那我们也只是流量的推手。”

对于短视频行业的未来,王乐乐没有太多的思考:“我也不知道会怎样,我就觉得不是那么想继续做影子管家了。”

TAG标签: 2年 初级 影子账户

会员中心注册     收藏此文档

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发布,如涉及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

相关推荐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1026273475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