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综合技术 >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


编辑导语:前几天,Kindle在各大平台缺货引起热议,它与微信读书的竞争又被网友提出来。微信读书在进行差异化定位的同时,也面临着与旗下网文平台边界越来越模糊、商业模式创新也越来越受到限制的尴尬之中。那么,它们真能“杀死”对方吗?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近年,网文平台如雨后春笋,不过最终却天下归一,大部分被互联网巨头腾讯收入囊中。

首屈一指的阅文集团,腾讯持股超过50%,是其名副其实的大股东、幕后的掌权者。而阅文集团则占据了网文市场的超过半壁江山。

因此,腾讯在拓展阅读市场上也顺风顺水,一路高歌猛进。

不过,作为主打出版书籍与传统书籍阅读的一款应用产品,微信读书却与阅文旗下众多网文平台是不一样的存在。

据了解,微信读书一直注重强社交性,可以分享与阅读读书笔记和感悟。

只是,同样作为腾讯文化产业的一部分、鹅厂阅读市场的一份子,微信读书在进行差异化定位的同时,也面临着与旗下网文平台边界越来越模糊、商业模式创新也越来越受到限制的尴尬之中。

一、Kindle或退场,微信读书将获利

前不久,关于“Kindle或退出中国市场”的话题冲上热搜,网传所谓的Kindle京东自营店、天猫 Kindle 旗舰店不约而同大面积缺货。

因此网友普遍认为,(抖音闲鱼流量助手靠谱吗),这是亚马逊电子书业务即将退出中国市场的信号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要知道,尽管亚马逊的自营电商业务在数年之前便已经退出中国市场,但是 Kindle 和跨境电商却是他们始终没有放弃的两大业务。

根据亚马逊中国的官方报告,自 2016 年起,中国便已经成为了亚马逊Kindle设备销售的全球第一大市场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亚马逊Kindle真的会突然放弃中国市场吗?

期间也有媒体向官方客服求证,本次事件确实是Kindle缺货所致,甚至连亚马逊海外淘上面的大量Kindle产品目前也都普遍处于缺货状态。

这也意味着,Kindle退出中国市场的传言也不攻自破,热搜榜话题也不过是虚惊一场。

反观微信读书,其粉丝本以为如果Kindle退出中国市场,会让微信读书收益,更多人会选择用微信读书、读好书。

不过,微信读书粉丝一厢情愿的应援瞬间幻灭后,微信读书的尴尬地位也更加突出。仔细分析微信读书与Kindle的定位,也不难看出,二者之间似乎只差一个硬件阅读器。

于是乎,去年1月初,微信读书也发布了其硬件产品墨水屏阅读器,价格1499元,尽管比Kindle价格更低,但是网友却并不买账,甚至有人认为,微信读书的阅读器不过就是文石poke3的贴牌机。

据了解,其最具吸引力的是,首发的500台阅读器,微信读书直接送附赠一张无限卡年卡,这也意味着,只要购买微信读书阅读器就能免费阅读一年的电子书资源。

尽管这样的营销方式,对于一些书虫来说,确实有一些吸引力。但是要知道,读书体验逼近极致的Kindle,都被网友称为压泡面神器,买回家中基本吃灰。

微信读书是否就有远超Kindle的吸引力,让用户养成使用阅读器读书的好习惯?答案很明显的否定的,增加阅读器就能促进读书,恐怕也是一个伪命题。

因此,该款阅读器自发布后,也鲜有传播声量,销量如何,也显得十分神秘。

因此,业内人士倾向于认为,这不过是微信读书试图涉足硬件的一次试水,或许已浅尝辄止。

同时,根据其市场反馈不冷不热,也不难看出,即便Kindle退出中国市场,微信读书恐怕也很难靠这款阅读器逆袭。

二、与阅文集团亦敌亦友,尴尬无比

众所周知,腾讯投资的阅文集团,早已不再只是网文业务,可以称得上是一家文化产业集团。

据其官网介绍,阅文旗下囊括QQ阅读、起点中文网、新丽传媒等业界知名品牌,拥有 1450 万部作品储备,940 万名创作者,覆盖 200 多种内容品类,触达数亿用户,已成功输出包括《庆余年》《赘婿》《鬼吹灯》《琅琊榜》《全职高手》在内的动画、影视、游戏等领域的IP改编代表作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图源:阅文集团官网

据了解,微信读书是2015年微信推出的产品,2017年开始用户大量增长,同年接入网络小说,2019年爆发式增长,据一些相关统计日活过亿,并且上面很多网络小说的热度也非常高。

但是无论是微信读书,(抖音直播刷礼物怎么提成),还是更早推出的QQ浏览器免费阅读,都存在用户免费阅读创作者创作内容、平台却不支付渠道费的问题,因此也广遭网友诟病。

据查证,关于微信读书与阅文集团之间的利益如何分配,历年财报鲜有披露。

直到2019年年底,阅文集团也才首次公布了微信读书数据:微信读书累计注册用户已达2.1亿,其中纯出版类用户的日活跃量也已超过200万。

据其公布数据显示,其用户画像与出版类内容的目标人群高度重合。

与此同时,关于QQ浏览器和微信读书的商业模式,在阅文集团2019年年报中如是说:市场变化促使我们的战略变革的领域包括:推出免费阅读(广告变现)服务,先于腾讯的手机QQ及QQ浏览器App推出,(快手运营怎么拉人),再发佈独立的飞读App。加深我们与微信读书App的整合,并培养微信读书用户的付款习惯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但是因为与阅文集团的关系,微信读书也不得不在商业模式上向其战略靠拢,与围绕手机QQ及QQ浏览器的QQ生态,更是需要进行差异化布局。

正因为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,相互之间的各种矛盾纷争,(网站开发技术有哪些),也接踵而至。

三、多方利益博弈,或暗藏猫腻

通过阅文集团的公司介绍及上文的分析不难看出,阅文集团进行IP孵化已自成体系,从网文IP到影视剧本、游戏动漫改编都无不涉及。

因此,在与腾讯微信读书的关系上,也是错综复杂。

据分析,二者除了在商业层面既有合作也有竞争外,在内容分发、利益分配方面的关系,也可谓千丝万缕。

尽管阅文集团及微信读书双方对彼此的利益分配讳莫如深,但是微信读书作为阅文集团内容分发的重要入口之一,相互之间的利益纠葛,必然是客观存在的。

例如,此前据坊间传言,微信读书产生的利益60%-70%归属阅文,而这个说法虽然无官方申明,却与阅文集团年报中的部分内容,有不谋而合之处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不过,根据财报分析推测,微信读书及阅文集团与网文创作者之间的利益分配,却与这个数据相差甚远。

例如,通过查看年度报告上18年和19年腾讯渠道的总体收益相比较17年减少了30%,(成都网站维护多少钱),但是反映在作者关心的稿费中的渠道收入,以QQ浏览器、手机QQ以及微信读书为主的腾讯渠道上,下降程度远超过年报上30%的比例。因此,也有网友揣测,其间可能有猫腻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网文创作者对于免费模式的敏感度,通过阅文集团高层管理替换为腾讯团队时,网文圈的一场集体“造反”就可以窥见一斑。

2020年4月底,阅文集团官宣:管理团队调整,包括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在内的几位高管“荣退”,辞任管理职位,接任的新CEO为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。

彼时,网文圈的一篇《810万网文写手心态崩了》的文章,火爆朋友圈。

这篇文章指出,腾讯接管阅文后,大改合同,不仅要取消付费订阅模式,更要抢走作者的版权。

新官上任,阅文集团的新管理层就面临着一场信任危机。

对此,阅文集团快速作出回应,发布声明。声明针对舆论焦点,直接回应:

网传合同是去年9月的合同,并非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;

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,充分尊重作家原创;

会针对一系列批评与意见作出调整。

尽管该事件最终被确认,只是虚惊一场,但是却透露出,阅文集团与网文创作者之间的博弈,没有强弱之分。

厉害关系孰轻孰重,腾讯可谓了然于胸。而微信读书作为阅文集团内容分发的渠道之一,显然也需要遵守这样的博弈游戏规则,既要保持合作,也不能过于与阅文集团的网文矩阵产品形成直接性竞争。

因此,微信读书也无异于是被阅文集团和网文创作者裹挟着前进。

这也不难理解,为何其背靠巨大的流量资源,却依然低调无比,甚至鲜有存在感了。

这或许也是导致其内容一旦免费,网文创作者便暴跳如雷的原因。

四、商业目标与用户体验难以取舍

实际上,微信读书被视为腾讯及阅文内容生态的战略性产品,早在2017年阅文集团首届生态大会上便现出端倪。

彼时,阅文集团称,未来将以微信和手机QQ做为两大超级入口,从而盘活两大亿级产品的C端用户,同时可以吸引无数创作者、初版方。

当时,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张蓉也表示,在QQ阅读和微信读书上,内容的差异化筛选和精准推送都相当重要。

但是,数年过去,即便其平台在不断的应用大数据、云计算等精确的分析用户的喜好,智能化推送,却依然避免不了定位模糊、内容彼此相互交叉的纠结。

众所周知,(抖音直播间抢红包挂),QQ的用户相对年轻,热衷关注个性化、娱乐化、互动性强的内容。

而微信读书的用户则相对成熟、年龄偏高。

因此,二者在产品设计上也各有侧重。不过,尽管阅文集团与腾讯合作的战略如此,在实际落地上,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

很显然,对于阅文集团,微信读书被寄予厚望,原本被视为是助力阅文集团分拆盈利上市的“核武器”。

要知道,彼时的阅文集团,处于长年亏损的状态。

据了解,(新网站快速收录),2014年、2015年分别亏损2113万元、3.54亿元;2016年扭亏为盈,净利润为3040万元,但利润率仅为1.17%。

情况至2017年11月,阅文集团如愿上市才得以改观。

彼时,阅文上市首日,市值即逼近千亿,而微信读书自然也功不可没。

不过,微信读书也因为其在用户数据上抓取过度、商业化上过于激进、内容尺度上边界模糊,而屡屡伤害用户体验,因此也成为用户吐槽、投诉的重灾区。

例如,微信读书自4.0.0版本引入「故事」模块,当时还邀请全网的产品经理在线吐槽、号称微信读书的产品经理在线接怼。

结果出人意料,该功能确实引来上万条吐槽。质疑的声音主要集中在,故事里的内容都是市侩八卦,与安安静静阅读的环境不和谐,给人一种嘈杂无章之感。

更致命的是,数据驱动之下,标题党、碎片化、短暂快感成为这类信息流内容的特征,用户虽然禁不住去瞄几眼,但是微信的一些社交功能又让用户如同“裸奔”,隐私问题又给用户带来很多顾虑。

例如,很多网友直指「故事」模块的内容标题党大行其道,甚至内容有低俗之嫌。

尽管目前增加了很多用户个性化设置的功能。但是这段插曲,和当初支付宝上线“圈子”遭全网喊打如出一辙。

微信读书,真能杀死Kindle?,店家网

图源:微信读书(最新版)个人中心隐私设置界面截图

2020年7月底,一桩用户诉微信读书将微信好友之间的读书信息默认开放,涉嫌侵犯个人隐私案,尘埃落定。

北京互联网法院宣判认定,构成对原告个人信息权益的侵害。

彼时,该事件也引发高度关注与全网热议。该案也成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颁布后,体现民法典保护互联网时代公民个人信息权益的典型案件。

而且,除了部分网络上已有免费资源的内容收费外,(拼多多流量突然掉没了),用户在阅读过程中还会出现广告倒计时、付费用户仍需观看广告等,依然严重伤害阅读体验。

很显然,这又是一场打造内容生态需要面对的硬仗,如何在各种矛盾中平衡取舍,也将决定微信读书是否具有持久生命力。

五、结语

微信读书背靠微信的亿万流量,无异于含着金钥匙出身。

而且,在微信整个文化产业生态里,也有着不可替代的战略使命。

不过遗憾的是,在阅文集团众多的网文产品矩阵之下,其不得不选择低调、匍匐前行,以免盖过其它产品的光芒。

或许他们的共同目标,是挖掘尚未进入腾讯内容生态的新用户,(抖音直播需要多少粉),(玩转抖音爆粉培训),而不是在已有的用户资源里,你争我抢、拼个头破血流。

因此,在其诞生的那一刻起,微信读书的尴尬似乎从未远离。

正如网友所调侃的,BAT大厂要做的,就是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无论可走。

如此来看,微信读书貌似就是那个“别人”。但是微信读书毕竟不是“别人”,所以其欠缺存在感,难免给人一种讽刺意味。

会员中心注册     收藏此文档

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发布,如涉及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

相关推荐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1026273475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