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一名剧本杀作者聊了聊,年轻人到底在对什么上瘾?

编辑导语:剧本杀早已成为年轻人线下休闲娱乐的方式,对于剧本杀这一概念本身而言,也有很多专业人士对其解读分析。那么对于剧本杀创作者而言,剧本杀是怎样的一个具象呢?在这篇文章中,将分享一名剧本杀创作者对用户的洞察、对行业的认知以及对写作的看法。值得一看。

和一名剧本杀作者聊了聊,年轻人到底在对什么上瘾?

2018年,当“陶球霸”在虎扑发表自己的原创推理小说《粮库三人密室案》时,他没有想到,一篇短短5000字的小说会迅速红遍虎扑,收获超300万阅读量,并在几年后,被剧本杀行业疯狂抄袭。

2021年,剧本杀彻底火了,而“陶球霸”也成为了一名本格派推理剧本杀作者。上过无数次热搜、被脱口秀演员编成段子、被无数年轻人挂在嘴边的剧本杀,正成为一种炙手可热的线下休闲娱乐方式。

关于剧本杀,已经有大量从商业、投资人、玩家角度的分析与解读,这一次,我们想听听剧本杀作者的声音,从产业链源头从业者的视角洞察这个行业,它到底为什么火?究竟是什么在吸引着年轻人?

“陶球霸”2018年在虎扑发布帖子《发一个我爷爷破过的案子—粮库三人密室案》,在推理圈一炮而红。随后,他开始在知乎创作连载推理小说,(新网站快速收录),推出过《陶球霸的黑皮手册》《爷爷探案 80年代的十宗罪》等小说,获得数万赞。2020年他开始投身剧本杀创作,创作出《乐平72小时》《麻衣神探》《戏子》(授权)等剧本。

在这篇文章中,将分享一名剧本杀创作者对用户的洞察、对行业的认知以及对写作的看法。

一、剧本杀里的“社交均衡原则”:不让任何一个参与者落单

在许多人眼里,剧本杀之所以受到年轻人追捧,是因为它是当代年轻人的线下“社交利器”:它可以让参与者快速破冰,并根据剧情的指引进行深度交流、互动。在这个过程中,年轻人很容易彼此熟络起来,甚至擦出火花。

在“陶球霸”看来,现实中的剧本杀并没有那么多浪漫和离奇的元素,那些通过玩剧本杀喜结连理的人只是偶然的个例,其中不乏媒体的包装与放大。他认为,剧本杀之所以受到年轻人喜爱,有一个深层的原因,那就是剧本杀是现有的集体娱乐方式中,为数不多的能均衡地照顾到每一个参与者的游戏。这是一种脱离了“社交弱肉强食原则”的颇具“温情”的游戏。他在创作剧本时,会格外注意遵循“社交均衡原则”。

“陶球霸”表示:“像运动、唱K这样的娱乐方式,很容易出现Social King,他们会成为人群中瞩目的焦点,与此同时,也总有一些不擅长运动、唱歌的参与者会受到冷落,总会有人坐在角落里落单。但在剧本杀中很难出现这种情况,每个参与者都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剧本,每个玩家都需要对故事线的推进献出一份力。

一个优秀的剧本杀创作者,在写作时必须注意一个关键因素——确保每一个参与者的戏份均衡,让剧本中的每一个角色,在整个游戏过程中都能持续、精准地投入其中。此外,玩家之间必须要有互动,如果玩着玩着其中一些玩家失去了互动机会,就容易有人中途‘退车’,(拼多多开店风险有哪些),这是非常不好的游戏体验。”

据“陶球霸”介绍,目前剧本杀中最常青的类型依然是硬核推理本。剧本杀最初兴起于英国时,名字叫“谋杀之谜”(Murder Mystery Game),游戏形式就是参与者一起去侦破谋杀案。

和一名剧本杀作者聊了聊,年轻人到底在对什么上瘾?

随着游戏人群的泛化,有的玩家不一定喜欢谋杀解谜,就出现了情感本、欢乐本、恐怖本等不同类型的剧本,让一些不喜欢硬核推理的用户也可以参与进来。在陶球霸看来,情感本、欢乐本等类型的剧本,虽然玩家参与门槛较低,但一些剧本很难保证参与者的体验统一,“社交均衡原则”容易被打破。比如欢乐本中的笑点,可能六个参与者中有人能被逗乐,有的笑点高的人没法被逗笑,这种情况就会破坏游戏的体验。而硬核推理本更注重逻辑推理,擅长调动玩家的思维能力、思辨能力、发现能力,可以让每一个玩家都尽可能地深度卷入到游戏中。

二、核诡、本格、沉浸感,剧本杀到底为什么让年轻人上瘾?

剧本杀之所以能让年轻人上瘾,很大程度在于它能带来沉浸式的故事化体验——虽然年轻人不能做自己命运的编剧,至少能在游戏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剧本。

千篇一律的日子、自由度不高的生活,都容易让年轻人感到乏味、缺少刺激。而当他们走入剧本杀布置好的场景时,就能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,彻底从现实世界中抽离出来,获得沉浸式的、有他人密切配合完成的一次故事体验。

为了给玩家带去更好的体验,在创作上,“陶球霸”非常重视“核诡”这一要素。在他看来,“核诡”是一个剧本杀脚本的灵魂。“核诡”的全称是“核心诡计”,这个概念源自日本推理小说,并在剧本杀尤其是推理本的创作中得到继承。

“核诡”是指一个故事的核心布局,一个完整的故事具有时间、背景、主要人物、次要人物等要素,但这些要素都不构成一个故事的特别之处,一个故事的特别之处在于故事是如何发生的。比如放在一个推理案件中,就是犯罪者怎么去制造了案件,他是用一种什么方法杀人,(网站开发书籍推荐),又是如何布局了现场,如何制造不在场证明,如何撤退,如何隐藏动机,如何栽赃毁证等,任何一个犯罪的环节都可以是形成核诡的环节,这个作案诡计是要有自己的特点的,这个诡计就是“核诡”。

“对于侦探小说、推理小说而言,核诡是它的根本竞争力所在,只要核诡确定,参与者就会去关心这个案子是怎么去展开,怎么去解谜的,(网站维护升级),然后其他的故事、人物、背景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。目前在国内,无论是推理文学还是剧本杀,对于本格诡计的创造都是比较弱的,大家更喜欢创作社会派的小说、社会派的核诡,而我主要擅长写纯本格的核诡,就是‘不可能犯罪’密室时间轨迹。”“陶球霸”介绍道。

和一名剧本杀作者聊了聊,年轻人到底在对什么上瘾?

《人间椅子》,2016

“本格”是指注重纯粹逻辑推理的推理小说写作流派,代表作家有英国的阿加莎·克里斯蒂 (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)、日本的江户川乱步(《人间椅子》《恐怖的三角公馆》)等。本格派的故事会把种种线索在铺垫中全部罗列出来,主人公需要根据这些线索,进行环环相扣的推理,并在这个过程中推动情节发展,把整个案件呈现出来。本格派中有很多的“不可能犯罪”,(低价货源社区网站),当然有也有“非不可能犯罪”,但是都是这种偏向于这种思维逻辑,一环一环扣下来的一种流派。

与本格派相对应的是社会派,社会派的故事中牵扯的关系比较广,犯罪关系里会牵扯复杂的社会关系,而主人公的破案也不一定是去搜集各种线索、去进行层层的演绎推理,(江川网站快速排名),而有可能是自己的个人经历,或是一些偶然的发现,或是和一些人物发生了故事情节,就把案子的关键线索推出来了。它注重反映的是案子背后的社会性的问题,而不是案子本身的技巧。

“陶球霸”指出,剧本杀的形式虽然有固定的套路,但其内容却是不断更新的。一个剧本,每个人一生基本只能玩一次,所以玩家能在一个相对熟悉的机制和套路里,不断体验到新鲜的内容和故事,(抖音直播怎么看),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经历了不同的“微缩人生”。对于一些喜欢追求新鲜刺激、不一样生活的年轻人而言,剧本杀这种形式就显得非常有吸引力。

三、剧本杀作者的苦与乐

2020年至今,“陶球霸”和他的伙伴已经完成了四个剧本,目前有两本已经成功发行,(新手拼多多开店赚钱吗),另外两本正在“排队”,其中最近一本在广州展会发行的《麻衣神探》一度冲到小黑探城限意向榜榜首,目前已售出近三百本城限,频频冲上各大热评榜单。对于他而言,剧本杀的创作是一个艰辛的过程。他的第一个剧本,花了7个月、换了3家发行商才最终打磨成型、上线。

“一个剧本杀的剧本完成后,会给发行商进行评估,每个发行都有一套修改意见,当作者修改完脚本后,发行商可能会又觉得不合适,只能再换一家发行商,改来改去,最后花了很多时间才敲定第一个剧本的发行。”

修改剧本是一件痛苦而工作量巨大的工程。“陶球霸”说自己写剧本花的时间很短,但是改的时间非常长,因为一个故事写出来,基本会有六个剧本,再加上组织者手册,改一个地方就需要同时改六、七个本子,经常让他眼花缭乱。

关于创作,“陶球霸”认为写剧本杀的人应该有充沛的想象力和对世界的好奇心。他的《粮库三人密室案》,是一个两人被关在一个屋子里杀了一个第三者的双重密室案。这个案子的灵感,就源于他对一个法律问题的突发奇想——如果杀人的凶嫌落在嫌疑、机会、条件完全均等的两个人身上,但通过现有的线索、证据又无法确定凶手究竟是谁,能确定的只有凶手一定在两个人之间,那么法律应该怎么去判决这个问题?他偶然想到这个问题,然后顺着这个问题就创作出《粮库三人密室案》。

还有一次他在洗澡时,拿着花洒冲瓷砖上的一块污渍,冲着冲着就冲出了一些因年久失修散了的湖瓷砖泥,他突然一惊,这要是冲出来的是人血怎么办?于是就又有了一些创作素材。

“陶球霸”最喜欢的作家是柯南道尔,(淘宝直通车一天烧50万),最喜欢的作品是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,虽然这些故事不算本格派故事,但是很有趣味,适合反复阅读。对他而言,阅读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已经不是看推理小说那么简单了,而是一种寻找精神港湾的感觉。

四、抄袭、培训、元宇宙?剧本杀作者眼中的行业未来

在“陶球霸”看来,剧本杀产业链的基础角色有四个,最上游的是作者本身,然后是发行,发行下面是广大的店家,目前全国估计有4、5万家店铺,店家买下剧本后,就到了下游的玩家那里。

这四个角色中,目前最关键的角色是发行,现在许多作者,包括一些知名的作者完成一个剧本之后,依然会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,这就需要很有经验的发行去帮忙做测评,逐渐完善剧本。这个过程中甚至需要测试几十次、修改几十次才能最终成型。随后还要做许多美术设计、包装、营销推广,然后作者的剧本才能被广大的店家所接受。实际上,(拼多多开店需要营业执照吗),发行也承担着帮整个产业筛选出好剧本的功能。

一个剧本能够达到多少店铺,分三种情况:

第一种是独家发售,就是一个城市只能发一家,这种剧本的话,往往价格一本接近万元的,但这种比较少。

第二种叫做“城限”,就是城市限定,一个城市发三到四家,大城市多一点,小城市少一点,全国300多个城市,最多就只能发1000多本,但实际上一般还不会那么多,实际上一般就是几百本的量。

第三种形式,叫做“盒装”,这种就是任何店家都可以买表现好的,很优秀的作品基本可以卖出几万册,表现差点的话可能就是几百几十册了、几十个店家了。但是盗版比较严重,盒装最容易被盗版。

抄袭泛滥,是“陶球霸”眼里剧本杀行业目前最大的痛点。抄袭有两个意思,第一个是作者本身去抄袭别人的好作品,比如说他的《粮库三人密室案》,就被抄来抄去,至少被十几个剧本抄袭了,他辛苦维权后,也只成功维权了两三个剧本。抄袭的另一种情况是来自店家的抄袭,当一个剧本发行之后,因为贵一点儿的要两三千元,便宜点的盒装也要五六百元,一些没有实力的店家就想去找盗版,盗版的本只需要几十块钱,这也是对行业一种很大的破坏。

近期,剧本杀行业又兴起了培训之风。“陶球霸”认为,培训对帮助那些转行来的作者还是有用的,但只限于过去有写作经验的人群,比如网文作者,对于纯写作新人的意义不大。“剧本杀写作培训大多是发行举办的,目的就是圈住优秀作者,发行商生存的源泉就是找到好作者,找到好本。他们经验最丰富,知道怎么写最好,既收钱,又培养作者。”

未来,剧本杀也许能和“元宇宙”很好地结合起来。随着未来开店门槛越来越高,发行和创作的门槛也会越来越高,最近一年行业涌入了大量作者,也生产了大量质量一般的作品。不过,剧本杀的用户群体会逐渐稳定下来 。现在一个本一套道具的成本很高,未来靠元宇宙,剧本杀中“验尸、找线索”等环节都可以不用卡牌了,可以带来富有革命性的体验。

对于未来是否会继续投入剧本杀行业,“陶球霸”表示很愿意。“剧本杀这个行业对于文字工作者来说,是最友好、最公平、收入也较为可观的一个行业,其他内容平台有可能会优先扶持头部作者,你要从一个小白做起来需要花很长时间,而在剧本杀行业,如果你很有实力,写得出好本子的话,就有一炮而红的机会。”

#专栏作家#

乌玛小曼,微信公众号:乌玛小曼,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,2019年年度作者。《文案基本功》作者,资深文案策划人,专注分享文案、营销及TMT领域的观点与干货。

本站提供的软件,源码都是测试能正常使用。 世界上没有100%无bug的源码。 购买源码需要有一定的技术基础。 购买后有链接无法下载,联系站长处理!
店家网 » 和一名剧本杀作者聊了聊,年轻人到底在对什么上瘾?